aa2da8da0f2a3dc24066459632f42f15
|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 0932—8318172
首頁 >時政經濟 >國內國際
缺水少樹、缺吃少穿的定西終于讓人刮目相看——
來源︰人民網-人民日報 2019-11-29 09:41

缺水少樹、缺吃少穿的定西終于讓人刮目相看——

曾經“苦瘠甲天下”的地方……(中國脫貧傳奇?)

 

微信圖片_20191129092228

天還沒亮,甘肅定西今冬的頭場雪就落下來。頂風冒雪,我們開車下了鄉。

“門前的黃河水啊,洗過那光腳丫。

屋後的胡楊林啊,玩過過家家。

水車轉了千年,依舊吱呀呀。

就像爺爺講的故事,不會停下……”

唱歌的,是同車的祁小平,定西渭源縣委宣傳部副部長,他就有個“光腳丫”童年︰“小時候,最怕冬天嘍。我們這些娃在一個破廟里上課,土堆上放塊板子,那就是課桌子。下學了,還要趕去野地里拾柴火、撿野菜,好回家燒火做飯,臉啊手啊都生起一圈凍瘡。”

百多年前,陝甘總督左宗棠來到隴中,眼見土地瘠薄、民不聊生,說了句“苦瘠甲于天下”,這話從此成了定西的標簽。

苦成啥樣?頭一個是缺水。

翻開地圖,定西在黃土高原丘陵溝壑區;查查數據,年平均降水量三四百毫米,蒸發量卻是一千四五百毫米。

听人講,定西吃水最難的地方,得靠政府從百里外定期運水來。送水車的喇叭一按,烏鴉、麻雀黑麻麻的一片,跟著汽車一起飛,牛馬豬羊都追著汽車跑。

天旱,地里收成少,農民就再砍樹墾荒。樹和草少了,天更旱,水土流失更厲害。

祁小平講,過去,夏天下雨,山上就起“浪疙瘩”(當地方言,指泥石流);冬春干旱,連根草也長不見。

本來是牛羊吃的苜蓿草,剛長出頭茬嫩葉,就要先割下來,做啥?人先吃。

這麼苦的定西,在2013年2月3日,迎來了貴客。

當天是農歷小年,習近平總書記來到渭源縣元古堆村。他拉著鄉親們的手,跟大家說︰“咱們一塊兒努力,把日子越過越紅火。”

沒有比這更暖心提氣的話了!當地人講︰再不脫貧,對不住總書記!

脫貧先得吃上水。

洮河,是甘肅南邊一條大河、黃河上游第一大支流。要能把這滔滔洮河水往北引,那隴中的吃水難不就解決了?

幾經波折的引洮供水工程加快了施工進度,2014年底,一期工程建成,包括定西人在內的230余萬百姓,總算盼來了洮河水。自來水通到家家灶台前,再裝個太陽能熱水器,嘿!冷水熱水,四季管夠。

有了水,更要用好水,定西人想栽樹。

光禿禿的石頭山上,立起一個個小樹苗。山上缺水,就自己背上去,一桶20斤,夠栽兩三棵苗。種下後成活率低,那就改技術。保墑、覆膜、挖“魚鱗坑”,專人看護。種活一棵樹,就像挖到一塊寶。

有了水,致富勁頭也上來了,特別是村里的尕娃子(當地方言,指年輕人)。

習總書記來過後,元古堆村決定派十幾個尕娃子去福建省蓉中村見見世面。村里最能折騰的“刺兒頭”郭連兵,也報了名。

之前,郭連兵靠倒賣藥材,日子過得比別人強,誰也不服。這回出趟遠門,第一次看大海,第一次進大學校園,第一次見識電子商務……他的心大了︰自己富算啥能耐?得帶著全村體面起來!

回了村,郭連兵競選上了村主任。他領著村民養樹苗、種藥材、搞養殖、謀劃鄉村旅游,一干就是6個年頭。

村里各戶的家底,郭連兵都門兒清︰“這家兩口子都在磚廠打工”“這塊地里種的是當歸、黨參、黃 ”“他家娃娃在縣里上學,成績好著哩”……

“成天想著村里的事,自家的事倒顧不上。”郭連兵的付出,村民都看在眼里。有政府幫扶,有領頭的扛擔子,村民們勁往一塊使,哪有干不成的事兒?

去年底,元古堆村真的脫了貧,人均可支配收入比2012年漲了6倍。村里再不是窄得連架子車都推不過的小土路了,寬整的水泥路直修到家門口,並排起來,兩輛汽車都跑得開。

也不用窩在泥土房了。新建的大瓦房,紅頂白牆。兩層樓的元古堆村黨群服務中心旁,是三層樓的村小學。放學鈴一響,娃們都到旁邊的黨建廣場上耍。

定西還有好多個大變樣的“元古堆”。今年,整個定西市計劃減貧17.76萬人,貧困發生率降到2.36%。2020年,定西將實現現行標準下貧困人口全部脫貧、貧困村全部退出、貧困縣全部摘帽。

在定西,苦越來越少,人們心里的甜越來越濃。

這就行了嗎?才不是。近些天,郭連兵開始忙村里改廁,“脫貧了還不夠,得奔著更文明、更好看。”他又開著自個的小卡車,繼續去村民家送安裝化糞池的配件了。

責任編輯︰張艷君
熱點新聞
推薦視頻
關注我們
精彩圖片
網上有害信息舉報專區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定西日報社 主辦

網站備案號︰隴ICP備18000672號
通信地址︰定西市新城區建設大廈綜合樓A 1區三樓
  技術支持︰
關注我們